了了

辞职风波

        从清明后提辞职,和经理邮件往来了近一个月后,昨天开管理会议时间和老板娘聊了两个半小时,老板娘言词恳切不断说服我继续留下为公司服务,至少尝试留到年底,我权宜答应考虑。并答应了她会就具体工作安排,薪酬待遇等等问题和经理再沟通。
        于是在回程的高铁上,我和他尝试着聊了某些具体的安排,某些人事安排上的异同。然后我悲哀地发现我们俩完全聊不下去,我和他说具体的某件事情欠妥,他说我要现在管理角度看问题,要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实话说这一点我就不认同了,管理层管理和换位思考这是两码事);我和他谈整体处事风格,希望他在公司里一碗水端平,不要在同一个岗位上厚此薄彼,不利于管理和团结,他要我举出具体例子,但我一说他就打断我,跟我说为什么他要这样,为什么要那样。
        于是谈话不欢而散,下车后分手前我说我会就公司现在发生的问题和我的下属再沟通,但其他的问题我保留意见,而且我们现在沟通很有问题,以前没有这么艰难,但现在越来越难。他说那是我的问题,他从来不觉得我们之间沟通有问题。
        临睡前,11点40多收到微信信息,要我明天不要和下属沟通任何事情,并在后勤部门群里要求我们巴拉巴拉好几点。我觉得一脸懵逼,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啊!
       好了,等我5点半起床,收到经理快1点钟发来的邮件,安排我四五项大项工作的交接安排,6月底前交接完毕。我二脸懵逼,这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
        虽然我在昨天谈话完后坚定了辞职的心,可是我也并不想这样狼狈地,几乎是仓促地收场,我更是好奇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老板娘和他说了什么还是下属和他说了什么,还是我的某句话触发了他敏感的神经……
         我发现除了第一份工作是薪资问题大家发现彼此确实达不成一致和平分手外,后面两份工作离职都离得惊心动魄,几乎撕破脸收场。我也相当地无奈。

世界太疯狂

        前几天刚抱怨了同事,不服管,喜欢跟领导哭诉。抱怨领导耳根软,不分青红皂白先来找我谈理想抱负。结果,今天,不小心看到他们两人的结婚登记照!
        这题太特么超纲了。

负能量

        现在的小孩,真是半句话都说不得。
        跟业助交代个事情,还没怎么着呢,转头找我顶头上司告状,说我折腾她折腾客户。
        现在的离婚中年男人,真是性情古怪缺少关爱。
        四五年亲密无间的合作,比不过一年的撒娇。业助一找他告状,就把我叫过去教育敲打。
       
        要不是看在还有七八个月就够五年社保的份上,老娘真不想伺候了,你俩凑一堆去吧。

楼诚深夜60分之螺蛳粉

          @楼诚深夜60分

         小少爷年前去了趟广西的。当然,在大姐面前是说读到杜甫的诗‘’五岭皆炎热,宜人独桂林。‘’心生向往,要去开拓眼界,长长见识。把大姐哄得开开心心的。至于真实原因,阿诚和明楼对视了一眼,不吭声,只嘱咐除夕前一定要回来。
        待到除夕那天,小少爷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正好赶上了年夜饭。吃过饭,大姐拉着刚回家的明台,很是稀罕,迭声问在桂林的经历风景。在广西执行了任务马上赶回来的小少爷哪里说得出来什么子丑寅卯来,只好胡诌一通。实在无话可说,只好说起在广西吃了几顿米粉来。广西盛产各种粉,吃了几天桂林米粉,螺蛳粉的明台指手画脚地描述着。说着说着竟把小少爷的馋虫勾了起来,非让阿香试着做一做。阿诚接收到阿香的求救眼神,只好安抚明台,说初一他下厨试试。
        年初一的明家大宅,飘着一股奇异的味道。小少爷嘴馋,硬是磨当地人给他写了个方子,回来让阿诚哥给他做了。没有酸笋,用了苏州老宅送过来的冬笋替代;没有酸豆角,用阿香妈妈做的酱菜。做好了之后,阿香拒绝再进厨房,大姐说约了苏医生逛街,明楼躲在房间里拒绝出来品尝。阿诚看着自己做出来的一大份红红黑黑的米粉,看着嚷嚷不像原版拒吃的明台,很有把小少爷揍一顿的冲动。
        虽然后来还是被消灭一空,而且大家都可以接受阿诚做的改良螺蛳粉,但明家后来几乎没有再做过螺蛳粉。
        因为那天下午,明堂哥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问是不是下水管道破了,要不要叫大宅的工人过来修理一下……

        我不是要黑螺蛳粉,但我见过好多不是广西本地人,一开始确实不太能接受这个味道,哈哈……

犯病

        不想工作,不想看书,不想说话,不想洗澡,不想睡觉,不想玩游戏,不想看视频,不想做一切事情……连生气都懒得生气了。
        可能又该吃药了。
        可是最近穷得看病都没钱了。

讨厌朋友圈投票

我真心讨厌朋友圈投票,搞得跟政治任务似的。TMD哪个傻B想出来的招!

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粉上了一个特别好的外教,所以最近在努力地学习英语中,勤奋得我都以为自己回到了大学考试前临时抱佛脚的年代。大概有半个月没开乐乎,前天睡前看了一眼微博,看见清和大大的微博,才知道又开撕了。

       昨天花了一点时间看了一下乐乎,我还是没搞懂发生了啥事。今天看到好多神级的大大出来发声,谁能好心一点,告诉我发生了啥事?

       其实我特别想不明白,王先生又没有渣男出轨,没有召妓丑闻,没有吸毒,没有卖国,反而人正条顺三观正演技在线,不喜欢的就自己不喜欢去呗,管我们怎么喜欢咧。抠图剧都没看见被骂得那么恶毒的。我也喜欢靳东,喜欢楼诚,我还喜欢陈道明,喜欢李健,喜欢胡夏,喜欢周杰伦咧,为啥世界不能博爱一点呢。

       看围观群众比我这个抑郁症+狂躁症的人还激动,我也是蛮奇怪的。

楼诚深夜60分之坏人

 @楼诚深夜60分 

 

       明楼有两个不可碰的词,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坏人”,确切地说,是明诚不可说的词。只要明诚用他那颠倒上海滩贵妇圈的低音炮叫明楼“哥哥”,或是略带娇嗔的“坏人”,明楼就会觉得内心的小恶魔在不断地膨胀,感到口渴,有想要咬人喝人血的冲动,就会发生酱酿的事情。

       明楼从小像个老头一样一板一眼,说话严肃认真,做事周周正正,明镜说他从小怎么逗都不笑,整天一幅忧国忧民的状态。明楼觉得国家危难,国民多灾,目不识丁者众,所思所想所言无人能懂,无人附和。说给姐姐听,无疑是增加她的负担;说与同学听,又全是一片崇洋媚外之间;明台又太小,阿香更是不懂。等到入了党,虽然有志同道合的同志,却难得在一起高谈阔论。在汪伪政府,更是要板起脸,显示官威难测,保持形象为重。所以明楼在外一直是一幅不苟言笑,喜怒不形色的形象。

       但明诚知道,明楼读书最喜欢有人讨论辩驳,偶尔掉个书袋,若是没人听懂没人附和,他总是暗自叹气。明诚自从来到明家,吃明家的米喝明家的水,读明楼的书长大,思想自是和明楼一体。所以明诚得以见到明楼不常为人见的一面,腹黑,幼稚,报复心强。

      当然,一开始明诚看到的大哥,还是那个治学严谨,兄友弟恭的好兄长。到两人在巴黎彻底“敞开心扉”之后,明诚发现不仅他被打开了新天地,他的大哥,也被打开了隐藏的“潘多拉”盒,时不时语出惊人,臊得他脸红耳赤,反而更增长了明楼的恶趣味。

       回到上海,明诚在全家入睡后,会穿着睡衣悄悄到明楼房间,天亮阿香起床前再悄悄回到自己房间。一次荒唐过头,明诚稍起晚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听见阿香在厨房准备早餐的声音了。慌得阿诚穿着睡衣,提着鞋子,三步并两步冲回自己房间。晚上被明楼调笑“刬袜步香阶, 手提金缕鞋。”恨得明诚狠狠地咬了几口泄恨。

       明诚回到房间收拾好自己,便下来“叫醒”明楼,收拾房间,一起吃早餐再上班。不想这天,明楼又一次诗意大发,吟了一句:“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明诚被震惊到了,回头盯着若无其事刮胡子的明楼半晌,愤愤然搜肠刮肚了半天,想不出一句话可以反驳明楼。等明楼收拾完自己神采奕奕地站在明诚面前,明诚只能词穷地憋红着脸蹦出两个词“流氓”,“坏人”,落荒而逃。剩下明楼玩味的暗笑,逗阿诚真是太有意思了,当然,不能逼太急了,晚上还是得哄哄。

       “你早上说我什么?”

       我去,这事还没完了?阿诚腹诽着,耳朵尖却不由自主变红了“没说什么啊,太晚了,睡吧,大哥。”

       "你叫我坏人,我是坏人么?外人这样叫我,你也这样叫我吗?“明楼眼眸暗了又暗。

       这老流氓又想干嘛,阿诚狐疑着,却看不得明楼那神伤的表情,嚅嚅地想要安慰他。

       ”叫我坏人,让我伤心了一天,你必须得补偿我!“

       我就知道!这是阿诚这天最后的思考……

 

       啧啧,我写得好污……

楼诚深夜60分之脸红的思春期

 @楼诚深夜60分 

我真是好久好久没写楼诚了……

 

        “明台,起床了,要迟到了。”明诚敲着明台的房门,正处在变声期的少年,清朗的嗓音正向着低沉有力方向发展。

        可惜,未来迷倒上海滩万千少女的低音炮并不能唤起一个沉睡的小胖子。当然,明诚也早有心理准备,直接拧开门,不时便传来哀嚎声和跌跌撞撞的起床声。

        等明台坐到餐桌前,已经是整整齐齐的了,除了通红的双眼和哈欠连天的模样,一切看起来都是和谐的。

        “明台,晚上早点睡,别老是磨磨蹭蹭地看小人书。晚上睡不好,早上起来没精神了吧?”明镜又爱又恨地指指明台。

        “大姐,不是我磨蹭,是昨天晚上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孩子在哭,好吓人啊。我都不敢睡了。”明台委屈道。

        “小孩子在哭?哎呀,小少爷,您不会被魇住了吧?”阿香吓了一跳。

        “阿香。大姐,别担心,应该是隔壁谭家的小猫,我昨晚也听见了。”明楼叱了一句阿香,转向明镜解释道。

        “胡说,小猫哪里会发出那种声音,小咪明明是喵喵说的,明明就是小孩子在哭。”

        “哎呀,春天到了呀。明台,快点吃了和阿诚上学去,我和谭伯伯说说,让他把猫关好,今晚你就不会被它吓着了。“明镜摸摸明台的脑袋,笑咪咪地。

        晚上,明诚在明楼书房做着功课,半晌,抬头问明楼,”大哥,为什么春天到了,猫咪会发出像小孩哭一样的声音呢?“

        呃,明楼噎住了。”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不得于君则热中。大孝终慕父母,五十而慕者,予于大舜见之矣。这小猫咪啊,也到了知慕少艾的时候了。“

        明诚蓦地脸红了,默默地停下头继续写写划划,半个小时后,低头和明楼说:”大哥,我写完作业了,我回去了。“红着耳垂忽忽地走了。留下明楼一个人惊愕了半晌。

        ”阿诚这是也到了情窦初开的日子了啊?说句知慕少艾,脸红成这样。这是想到了谁呀?哎呀,我辛苦养的小白菜,难道就要被猪拱了吗?不成啊不成啊,改天我得找阿诚好好谈谈。“明楼心酸不已。

         明诚回到房间,打开素描本,滴血的脸红通通地,默默地画着明楼,前面一沓画像,全是各式各样的明楼,吃早餐的明楼,喝咖啡的明楼,看报纸的明楼,教育明台的明楼……全是明楼。

        第二天,精神奕奕的明台看着明显精神不足的两位哥哥,惊讶地问:”大哥,阿诚哥,你们昨晚抓小咪去了吗?我真的没有听到哭声了,你们去玩又不带我!“

        ”没有,我看书呢。“异口同声的回答,让明镜也狐疑地看了他们两个几眼。”管不了你们了是吧,阿诚,和明台上学去。明楼,你也赶紧出门,猫咪叫唤你们几个凑什么热闹!“

        三个人各怀鬼胎地被打发出门了,真是个让人脸红的春天呀。

 

2017年加油

    2017年,努力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抛弃旧的自己,锻造新的自己,给自己定下几个小目标,让2018的自己不像现在嫌弃2016的自己。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