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

楼诚深夜60分之螺蛳粉

          @楼诚深夜60分

         小少爷年前去了趟广西的。当然,在大姐面前是说读到杜甫的诗‘’五岭皆炎热,宜人独桂林。‘’心生向往,要去开拓眼界,长长见识。把大姐哄得开开心心的。至于真实原因,阿诚和明楼对视了一眼,不吭声,只嘱咐除夕前一定要回来。
        待到除夕那天,小少爷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正好赶上了年夜饭。吃过饭,大姐拉着刚回家的明台,很是稀罕,迭声问在桂林的经历风景。在广西执行了任务马上赶回来的小少爷哪里说得出来什么子丑寅卯来,只好胡诌一通。实在无话可说,只好说起在广西吃了几顿米粉来。广西盛产各种粉,吃了几天桂林米粉,螺蛳粉的明台指手画脚地描述着。说着说着竟把小少爷的馋虫勾了起来,非让阿香试着做一做。阿诚接收到阿香的求救眼神,只好安抚明台,说初一他下厨试试。
        年初一的明家大宅,飘着一股奇异的味道。小少爷嘴馋,硬是磨当地人给他写了个方子,回来让阿诚哥给他做了。没有酸笋,用了苏州老宅送过来的冬笋替代;没有酸豆角,用阿香妈妈做的酱菜。做好了之后,阿香拒绝再进厨房,大姐说约了苏医生逛街,明楼躲在房间里拒绝出来品尝。阿诚看着自己做出来的一大份红红黑黑的米粉,看着嚷嚷不像原版拒吃的明台,很有把小少爷揍一顿的冲动。
        虽然后来还是被消灭一空,而且大家都可以接受阿诚做的改良螺蛳粉,但明家后来几乎没有再做过螺蛳粉。
        因为那天下午,明堂哥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问是不是下水管道破了,要不要叫大宅的工人过来修理一下……

        我不是要黑螺蛳粉,但我见过好多不是广西本地人,一开始确实不太能接受这个味道,哈哈……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