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

楼诚深夜60分之香烟

@楼诚深夜60分
      
        昨天的60分没@成功,不知道哪里的问题,今天的题目没什么思路,草草写了篇短篇,好像也没什么中心思想。

       明楼和阿诚两个人并不抽烟。一是从小大姐的耳提面命,不许沾染上不良习性,二是他们努力使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的味道,对于一名特工来说味道有时候是致命的。
       但阿诚身上有时候是带着烟的,身为明楼的管家、私人助理兼司机,他要去处理很多明楼方便或不方便处理的事情,见三教九流的人,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对男人而言,除了酒桌上的推杯换盏之外,就数抽烟这件事最能拉近两人之前的距离了。
       这天,阿诚要去见青帮的二把手。在上海滩,青帮就相当于意大利的黑手党,明楼自己处在白道,可也要和黑道处好关系。更何况,青帮帮众多,分散在各行各业,这可是了解信息的最佳渠道了。阿诚要去见的二把手主要是负责漕运的,阿诚的目的是想走一走水路,把一批军火运送出去,送到后方去。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机锋打机锋的试探,双方达成一致,后天青帮在码头等着,阿诚负责把货送到码头,青帮请货混在送盐的船上送到杭州,杭州的地下党会有另外的渠道送出去。
      阿诚风尘仆仆地回到市政府大楼,刚坐下,电话响了。
      “阿诚,泡杯咖啡过来。”真是一刻不得闲,阿诚嘟嚷了一句,泡了杯咖啡,轻轻推开了明楼办公室大门。
      “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我在窗口看见你了。一身烟味,去窗口散散味去。”
       阿诚笑了,“大哥,你是不是时不时就去窗口那看看呀,这么想我?”
       明楼眼都不抬一下,“右手柜子挂了衣服,刚刚打电话让成衣店熨洗了送过来的,快去换了,小心被大姐闻到你的烟味。”
       “哎。”阿诚轻快地答应了,很快到隔壁的洗手间换好了衣服,闻闻自己身上,确实没有烟味了,才跑到明楼旁边拿起刚刚泡过来的咖啡,喝一口再去去味。
       明楼把钢笔合上,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看看眯着眼睛享受咖啡的阿诚,伸手拿过咖啡放在桌上,一口吻上眼前人的嘴唇,舌头在唇齿间打转,把咖啡的味道再传递回自己身上。
       一吻终了,明楼松开红着脸的阿诚,“咖啡味可比烟味好闻多了。香香的~~”
       ”走吧,回家吧。“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