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

楼诚深夜60分之梧桐

 @楼诚深夜60分 

 

        阿诚不喜欢梧桐树,这个事情全家人都知道,但为什么不喜欢梧桐树,却没有人知道。

       在阿诚逐渐掌握了明家的日常事务之后,有一天市政府管理处通知明公馆外的街道归明公馆自己负责,阿诚一听,马上让阿香把路上种的法国梧桐给砍了,种上了樱花树。明镜、明楼和明台都愣住了,没想到阿诚这么不待见梧桐树。但阿诚在明家一向乖巧听话,除了食物,难得见他对什么东西表现出如此明确的喜好来,于是大家也就由着他去了。只有明楼关心地问他为什么这么厌恶梧桐树,好像桂姨原来住的地方也没住梧桐树呀。阿诚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明楼,默默地没吭声,明楼也就不再问了。

       等到了巴黎,两人互通了心意,正处在热血方刚的年纪,又正处热恋,加上正处在浪漫之都巴黎,两人度过了一段悠闲的幸福的,没羞没躁的日子。

       这天是周末,两人决定到公园逛逛,享受一下踏青野餐。带上食物,书,两人十指相扣,在公园里慢慢逛着,寻找一处合适的空地。找来找去都没找到一块适合铺野餐垫的地方,要么是人太多,要么是没有树木庇荫。最后在公园一个角落有一块安静的隐蔽的,大小合适且有树荫的空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树是梧桐树。

       阿诚叹了口气,从背包里掏出野餐垫,铺上之后放上食物,招呼明楼坐下来,又颇为怨念地看了眼梧桐树。

       明楼被他逗笑了,决定再问一次阿诚这么讨厌梧桐树的原因。阿诚踌躇了半天,默默地问了一句:“哥,你还记得你第一次亲汪曼春是在哪里吗?”

       明楼想了半天,“应该是在国立中学外面大马路上的湖边吧。干嘛问这个问题?“

       ”湖边的小路上有一排的梧桐树,我,我下课路过,看见你把她抵在树上低头吻了她……“阿诚越说越小声,他那天是特意跟踪明楼的,看他到底最近在忙什么,下课不回家,结果看到了令他心疼的一幕。

       明楼楞住了,没想到答案是这个。蓦地,他站了起来,顺势把阿诚也拽了起来,抵在梧桐树上。”阿诚,过去的事情我就不解释了,但我保证,从现在开始,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说完低头噙住怀里人儿的小嘴,来了一个法式深吻。

      ”以后你要是再挖出一个和汪曼春有关的东西,我就依样再给你再还原一回。“

 

      加班了两天,前面两天的题目没写,这几天一定要补上。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