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

楼诚深夜60分之一步之遥

  @楼诚深夜60分 

 

        “大哥,我回来了!”推开大门,两年不见,客厅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可是好像又有一点不熟悉的感觉,似乎多了些小女生的味道。在一些小角落里,在沙发的靠垫上,在多宝格的摆设里,处处透着些许不同。家里明镜是个杀伐果断的人,喜欢简洁大方的风格,明楼是不会改变客户的陈列,而且这也不是明楼所喜欢的风格,明台虽然跳脱,但不至于这么少女心。也许是阿香吧,两年不见了,阿香也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喜欢这风格不奇怪,家里也不把她当外人,由着她折腾也是有可能的。

        自己给自己解释了一通客厅的陈列后,阿诚发现这几分钟过去了,居然没人理他,半个月前已经拍过电报说这周会回家来,为什么大家都不在家吗?

       “大姐?明台?阿香?”

        阿诚摸摸鼻子,先把行李放回房间吧。他拎着箱子,慢慢走了楼,打开房间门。嗯,房间是干净的,床上还没放床上用品,书桌上干干净净,看得出来经常打扫。阿诚开心地点点头,准备打开衣柜拿出床单铺上,突然听到一阵欢笑声从花园里传来。

       ”哦,原来他们都在花园里,难怪没人。“阿诚自言自语,当下也不着急了,晃悠悠地换好衣服,洗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风尘仆仆了,才踱着步走到花园里来。

      ”阿诚哥?阿诚哥回来啦!大小姐,阿诚哥回来啦!“还是阿香眼睛尖,一眼就发现了阿诚,欢快地叫起来。

      ”阿诚回来啦?阿诚,快来快来,让姐姐看看。你这孩子,到火车站也不打个电话,好让司机去接你。哎呀,你累不累,快来坐坐。饿吗?阿香啊,快去煮点粥来。“明镜一迭声地安排了一串事情,拉着阿诚到刚刚大家聚集地地方。

      阿诚微笑着安抚明镜,抬起眼看着大家。

      “明台,大哥,呃?”眼前出现一个笑语盈盈的女士,着一身粉色旗袍,盘着头发,坐在花园的椅子上,听闻阿诚的疑问和他眼中浮起的惊讶和警惕,她也不解释,笑眼望向明楼。

       明楼向她宠溺地一笑,“阿诚啊,这是你大嫂,芷兰。芷兰,这就是二北明诚,刚从巴黎回来。“

       阿诚懵了,大嫂?什么时候有了个大嫂了?大哥不就比自己早回家一个月吗?怎么就有了个大嫂了?可是,大哥不是……?

      ”阿诚啊,半个月前你大哥到家之后堂哥就安排了他们两见面,芷兰是苏州潘家长女,和我们家呀,祖上一直有些往来,和我们家也是门当户对。本来堂哥也就是抱着让他们俩试着处处的心态,谁知他们两个一见面就对上眼啦,真是上天恩赐的因缘啊。因为这大半年来也没什么好日子,最好的日子就是昨天了,这不,昨天刚订婚,明年再找个好日子完婚。阿诚啊,从今天起你要叫芷兰大嫂了。“明镜欢快地和阿诚解释道。

       ”阿诚哥,你不知道大嫂可好了,快叫声大嫂,大嫂可给你准备了大礼呢“明台也欢快地叫道。

      ”……大嫂……“阿诚觉得自己已灵魂出窍了,他站在半空中看见自己挂着僵硬的虚伪的笑容,亲热地叫着眼前的三个人。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好累。

     好不容易到了吃饭的时候,阿诚沉默地站在桌子前,以前他的位置在明楼的下首,阿香的对面,现在那个位置是芷兰的,他不知道该坐在哪里了。

      ”阿诚啊,你就挨着芷兰坐吧。一家人,坐哪都没所谓。“明楼给他安排了。

      于是在阿诚和明楼之间隔着一个芷兰,阿诚的对面空无一人,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一餐饭在明楼不断挟菜给芷兰,明镜问芷兰家里情形,明台插科打诨中度过,阿诚食不知味,在国外心心念念的家乡菜,此时已失去了吸引力。

       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了饭,洗漱完毕躺在床上,阿诚瞪大着眼睛,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巴黎的时候明楼还说这辈子不会娶妻生子了,明家的香火到了他这里就断了,但他不后悔,怎么他就交个论文的时间,晚回家一个月,就什么都变了呢?为什么呢?阿诚翻天覆地地想着,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阿诚,阿诚?醒醒,做恶梦了?“

       阿诚恍然间睁开眼睛,他还是躺在床上。似乎不是上海家里他的房间的样子。

       “阿诚?怎么了?和大哥说说。”耳畔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他略艰难地转过头,定定地望着梦里朝思暮想的明楼。“大哥……”

“大哥,我做梦了。我梦见你回家找了个女的,结婚了。我失去了你,你不要我了……,大哥……”

       “傻孩子。大哥一直在这里,在你身边。你一转身就能看见我。我和你保证,我们之间最多只有一步之遥。”明楼知道阿诚心中有多少不安全感,他只能用更多地爱来填满那条沟,让他的明诚更安心更踏实地和他共度漫漫人生。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