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

楼诚深夜60分之考试

 @楼诚深夜60分 

        

        本文设定新中国建立后,两人被派到法国,作为爱国人士争取法国社会对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持,明楼是巴黎大学经济学教授,阿诚任他的助教。
        阿诚不喜欢考试,确切地说不喜欢监考。作为明楼教授的助教,明楼可以不去监考,阿诚就没那么好运了。平日里的阿诚忙得脚不沾地,除了明楼的教学任务准备,他还兼着艺术系讲师的职,还要收集社会消息发表一些文章影响社会言论(当然是联合署名)。平时难得空闲的时候,阿诚喜欢和明楼到郊外走走,或者呆在家里喝着下午茶看看书。
        可是监考这个工作硬生生地让他空闲下来却不能做点什么,阿诚非常不适应。
        阿诚第一次监考的时候,百无聊赖,盯着空白的墙发了十五分钟呆,盯着第一排的男生放空了十分钟,搞得视线内的学生心惊胆战。绕教室踱了十圈,大约长12米宽7米,绕一圈35-40步就能走完。这么过了一个小时,阿诚终于无聊到快发疯了,回到讲台,抽出一张草稿纸,开始画画。终于到交卷的时候,阿诚的画刚刚画完,却发现一同监考的女老师和提前交卷的学生用一种忧伤又诡异又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他,和他画的明楼。从交卷铃响起到收完卷子收工,阿诚的耳朵一直透着奇异的红色。
        后来明楼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主动要求和阿诚一块监考,理由是监督矫正阿诚不规矩的工作。
        开考前十分钟,阿诚用他闻名的低音炮操着据说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法语讲考试注意事项。开考铃响后,大家低头开始考试,明楼沿着上次阿诚的路线开始一圈一圈地绕着教室走。阿诚一边用眼神追随着明楼,一边在心里默默地佩服着他大哥的沉稳淡定。

       明楼也绕了十圈,回到教室后面,和阿诚遥相对望,用脑电波愉快地聊天。

      楼:这教室长宽果然是7*12

      诚:是吧,上次走得我无聊死了

      楼:你在绕圈的时候想什么了?

      诚:没想什么呀,就在放空,数数

      楼:你知道我绕圈的时候想什么了吗?

      诚:想什么?

      楼:你

 

      如果这个时候有学生抬起头来,就能看见阿诚通红的脸和湿漉漉的圆眼睛。当然,他们很可惜地看不到传说中全校最严厉无情的明教授那难得一见的柔情的脸。

     

       诚:晚上想吃什么

       楼:肉

       诚:……果然,好吧,奖励你晚上吃红烧肉,还想吃点什么?

       楼:你

 

       后来,学校再也不叫阿诚来监考了,据说是因为那一次监考,还没考完呢明助教就发烧了,烧得满脸通红的,第二天据说还请假了一天,起不来床了。

      后来,阿诚就喜欢起了考试的日子了,因为他那几天好有空……

 

 

 

      我在爪机上用印象笔记打完了一整篇,正准备复制过来的时候,突然黑屏了,而且后半段都没了,怎么复制都复制不了。气死了,打开电话又重写了一遍,心好塞。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