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

[楼诚]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楼诚深夜60分 

 

        “轰……隆隆……”

        夜里,毫无预警的春雷响了起来,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明楼盖上笔盖,揉揉发紧的眉心,听到大姐房间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另一个房间开门的声音,虽然屋外时不时炸一声雷,家里的一点一滴动静明楼都听得很清楚,应该是大姐到明台屋里,看看小孩子是不是睡得好。过了几分钟又听到另一个房间开门的声音,不到五秒钟,大姐的声音响了起来,

       “明楼,明楼。明楼快乐,阿诚不见了。”

         什么!明楼蹭地一声站起来,箭步往楼上跑去,打开阿诚的房间门,床铺凌乱,床上空无一人,环视房间也没人。明镜抱着小包子明台,无措地看着明楼。明楼想了想,拿了支蜡烛蹲了下来,照了照床底。果不其然,床底下那个瑟瑟发抖的不正是失踪的阿诚么。

        “阿诚?阿诚,出来。到大哥这里来。”明楼放柔声音,哄着小阿诚,一边回头示意大姐先抱明台回房。

          喊了好多声,阿诚才慢慢从床底下爬出来。明楼抱着啜泣的阿诚,拍拍他的后背,轻轻地问他,“阿诚,是不是做噩梦了?还是被雷惊醒了?不怕啊,不怕,大哥在呢。”

         慢慢地,哄得小人终于停止了哭泣,小手紧紧地抓着明楼的衣襟。

         明楼想了想,在房间找了套睡衣,把人抱下楼到自己房间,轻柔地给他换下了汗湿的睡衣。等阿诚彻底平静下来了,睁着双大眼睛看着明楼,眼里的依赖让明楼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

        “哥哥,阿诚是不是很没有用?”或许是受到明楼眼睛里温暖的鼓励,或许是这个雷雨衣让他变得更加地依恋明楼,阿诚怯生生地问。

        “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怕打雷?还是因为怕一个人睡?”

         阿诚摇摇头,沉默了许久才小小声地说,“我怕我在做梦,梦醒了我还是没人要的小孩。”

        明楼蓦地眼圈一酸,心里更发狠地恨着桂姨,多么好的一个孩子,都被她吓成什么样了。沉吟了一下,计上心来。

        “阿诚,大哥大姐还有阿诚,明台,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永远不会抛弃你,不会让你成为没有人要的小孩,我保证。不然,我们来拉勾好不好?”

       “拉勾?”阿诚歪着小脑袋,不解地看着明楼。

        “嗯,像这样。”明楼伸出小指,勾住阿诚的小指,“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说完还用大拇指像盖章一样盖上阿诚的大拇指。“这样,我们就订了规矩了,这一百年都不会变,好不好?”

       阿诚破涕为笑,慢慢在明楼的怀里睡着了。明楼默默地鄙视了自己学明台的小孩子把戏一把,看着阿诚甜甜的睡颜,也一同进入了梦乡。

 

      50年后,又是一个春雷响起的雨夜。明楼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这一幕来。摇醒了身旁睡着的阿诚,“阿诚,还记得我们订了个合约吗?现在50年过去了,我们还要再继续50年。”

       睡眠质量已不太好的阿诚小老头,翻了个大白眼,“大哥,您贵庚?快睡觉,明天明台带他外孙女明明回来,你小心起不来。“说完翻个身背对着明楼,悄悄抿着唇笑了。

 

 

        加班加得我好饿……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