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

楼诚深夜60分之脸红的思春期

 @楼诚深夜60分 

我真是好久好久没写楼诚了……

 

        “明台,起床了,要迟到了。”明诚敲着明台的房门,正处在变声期的少年,清朗的嗓音正向着低沉有力方向发展。

        可惜,未来迷倒上海滩万千少女的低音炮并不能唤起一个沉睡的小胖子。当然,明诚也早有心理准备,直接拧开门,不时便传来哀嚎声和跌跌撞撞的起床声。

        等明台坐到餐桌前,已经是整整齐齐的了,除了通红的双眼和哈欠连天的模样,一切看起来都是和谐的。

        “明台,晚上早点睡,别老是磨磨蹭蹭地看小人书。晚上睡不好,早上起来没精神了吧?”明镜又爱又恨地指指明台。

        “大姐,不是我磨蹭,是昨天晚上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孩子在哭,好吓人啊。我都不敢睡了。”明台委屈道。

        “小孩子在哭?哎呀,小少爷,您不会被魇住了吧?”阿香吓了一跳。

        “阿香。大姐,别担心,应该是隔壁谭家的小猫,我昨晚也听见了。”明楼叱了一句阿香,转向明镜解释道。

        “胡说,小猫哪里会发出那种声音,小咪明明是喵喵说的,明明就是小孩子在哭。”

        “哎呀,春天到了呀。明台,快点吃了和阿诚上学去,我和谭伯伯说说,让他把猫关好,今晚你就不会被它吓着了。“明镜摸摸明台的脑袋,笑咪咪地。

        晚上,明诚在明楼书房做着功课,半晌,抬头问明楼,”大哥,为什么春天到了,猫咪会发出像小孩哭一样的声音呢?“

        呃,明楼噎住了。”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不得于君则热中。大孝终慕父母,五十而慕者,予于大舜见之矣。这小猫咪啊,也到了知慕少艾的时候了。“

        明诚蓦地脸红了,默默地停下头继续写写划划,半个小时后,低头和明楼说:”大哥,我写完作业了,我回去了。“红着耳垂忽忽地走了。留下明楼一个人惊愕了半晌。

        ”阿诚这是也到了情窦初开的日子了啊?说句知慕少艾,脸红成这样。这是想到了谁呀?哎呀,我辛苦养的小白菜,难道就要被猪拱了吗?不成啊不成啊,改天我得找阿诚好好谈谈。“明楼心酸不已。

         明诚回到房间,打开素描本,滴血的脸红通通地,默默地画着明楼,前面一沓画像,全是各式各样的明楼,吃早餐的明楼,喝咖啡的明楼,看报纸的明楼,教育明台的明楼……全是明楼。

        第二天,精神奕奕的明台看着明显精神不足的两位哥哥,惊讶地问:”大哥,阿诚哥,你们昨晚抓小咪去了吗?我真的没有听到哭声了,你们去玩又不带我!“

        ”没有,我看书呢。“异口同声的回答,让明镜也狐疑地看了他们两个几眼。”管不了你们了是吧,阿诚,和明台上学去。明楼,你也赶紧出门,猫咪叫唤你们几个凑什么热闹!“

        三个人各怀鬼胎地被打发出门了,真是个让人脸红的春天呀。

 

评论(6)

热度(44)